沩-˲
޸ head.htm

从巴展的历史变迁,看全球通信业的权力转移

02-16 天辉网络

2月13日,通信行业最大的展会——世界移动通信大会(MWC),也就是业界俗称的“巴展”,今年的展会宣布取消!

这个展览之所以被称为“巴展”,是因为从2011年开始,主办方GSM协会就将展会地址永久放在了西班牙巴塞罗那。

作为一名前媒体人,老冀曾经参加过多次巴展,今年也是早早就报了名。结果却在2月10日接到巴展官方的电子邮件,要求所有从中国出发的与会者必须首先在境外隔离14天。老冀算了算成本实在太高,只好放弃了。

在今年的巴展正式取消之前,其实已经有了不详的迹象,那就是参展商成批成批地退展。以国内厂商为例,vivo早早宣布不参加了,中兴则取消了巴展期间的发布会,华为和OPPO等厂商也缩小了参展规模。

国际厂商也是纷纷打退堂鼓。先是LG、爱立信,然后是NVIDIA、亚马逊、英特尔,接着又是Facebook和索尼,一个个重量级的厂商纷纷退展。

不过,老冀认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恐怕还是全球最大电信运营商之一的NTTDocomo的退展。

为什么这么说呢?这就要回到巴展的主办方GSM协会。这个全球最有影响力的行业协会,它的决策机构是董事会,而NTTDocomo总裁兼首席执行官KazuhiroYoshizawa正是26名董事之一,并且具有很强的影响力。

很多朋友可能还不了解,目前GSM协会拥有1100多家会员,其中包括800家电信运营商和300多家技术厂商、电信设备商、互联网公司等合作伙伴。不过,GSM协会的主导权仍然牢牢掌握在运营商手中——GSM协会的最高管理机构董事会的26名董事,全部都是电信运营商的代表。

实际上,1997年GSM协会成立的初衷,正是为了促进GSM这种通信技术标准在全球的普及。

GSM是全球移动通讯系统(GlobalSystemforMobileCommunications)的简称,最早起源于欧洲。1982年,欧洲邮电联合会(CEPT)计划开发一种泛欧洲的移动技术,也被称为SpecialeGroupeMobile(GSM),1984年法国和德国签署了GSM联合开发协议,此后英国和意大利又加入,并在1987年成为欧洲移动通信的统一标准。

也正是在那一年,GSM协会正式成立。为了促进采用GSM标准的运营商、设备商等产业链参与各方的交流,也为了向欧洲之外的地区推广GSM标准,GSM协会每年都会举办一次大型的展会,一开始展会叫做GSM世界大会。

自从1991年芬兰开通第一个GSM网络之后,GSM逐渐在整个欧洲推广开来。

与此同时,当时的美国并没有形成统一的移动通信标准,除了一些规模较小的运营商采用GSM标准之外,更多的运营商则采用了高通公司主导的CDMA标准,这也使得CDMA成为美国政府更为倾心的技术标准。

自此,全球移动通信市场步入了2G时代,主要有两种技术标准,一种是欧洲主导的GSM,另一种是美国主导的CDMA。

此时的中国移动通信还比较落后,处于模拟移动通信时代,移动用户需要拿着砖头那么大的“大哥大”,迫切需要升级到2G。

1994年5月,在当时的邮电部部长吴基传的力主之下,中国采用了GSM标准;当年10月,中国第一个省级GSM网络在广东开通。

由此,GSM标准在中国占得先手,也在全球市场占据了优势。此后,中国电信市场又经历了分拆出中国移动、组建中国联通等诸多大动作。直到2001年,已经上马了GSM网络的中国联通又接手建设CDMA网络,CDMA标准才算是在中国站稳了脚跟。

2000年左右,全球又开始了3G标准之争,最终形成了WCDMA(欧洲主导)、TD-SCDMA(中国主导)、CDMAEVDO和WIMAX(美国主导)四种3G标准。不过,由于欧洲阵营此前在全球打下的雄厚基础,WCDMA仍然成为了全球最为主流的3G标准。

2001年开始,GSM协会因势利导,将一年一度的GSM世界大会更名为3GWCDMA(简称3GSM)世界大会,并在法国戛纳举办了第一届大会。

老冀发现,GSM协会确实是一个非常灵活的组织。2008年,看到全球4G标准将会统一到LTE的大旗之下,GSM协议专门通过了一项决议,允许LTE运营商加入协会;在此之前,协会只接收GSM/WCDMA运营商。此后不久,一年一度的展会也正式更名为MWC(世界移动通信大会)。

不过,随着人口众多的亚洲国家运营商的高速发展,GSM协会的权力逐渐从过去欧洲人主导,转向了欧洲人和亚洲人共同主导。

老冀记得前些年的巴展一般都是在2月上旬举办,这也让包括老冀在内的众多中国人叫苦不迭,因为这个时间经常会碰上中国传统的春节假期。老冀也忘了从哪一年开始,巴展将开展时间改到了2月下旬。

老冀发现,在最新一届(2019年1月到2020年12月)的GSM协会董事会中,26个董事当中,来自亚洲运营商的代表竟然占据了12席,中日韩均有不少席位,中国三大运营商均有1个席位;而来自欧洲运营商的代表只剩下了9席,其他三大洲则继续处于弱势地位——美洲只有3席,澳洲和非洲分别占据了1个席位。

因此,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当身为董事单位的中国三大运营商的众多嘉宾不方便出席,当同样身为董事单位的日本NTTDocomo放弃参展之后,今年的巴展继续办下去的必要性也就受到了极大挑战。迫于压力,GSM协会只好选择了放弃。

从今年巴展被取消的背后,老冀却看到了亚洲势力在全球电信业的崛起。

猜你喜欢

从巴展的历史变迁,看全球通信业的权力转移

02-16 天辉网络

2月13日,通信行业最大的展会——世界移动通信大会(MWC),也就是业界俗称的“巴展”,今年的展会宣布取消!

这个展览之所以被称为“巴展”,是因为从2011年开始,主办方GSM协会就将展会地址永久放在了西班牙巴塞罗那。

作为一名前媒体人,老冀曾经参加过多次巴展,今年也是早早就报了名。结果却在2月10日接到巴展官方的电子邮件,要求所有从中国出发的与会者必须首先在境外隔离14天。老冀算了算成本实在太高,只好放弃了。

在今年的巴展正式取消之前,其实已经有了不详的迹象,那就是参展商成批成批地退展。以国内厂商为例,vivo早早宣布不参加了,中兴则取消了巴展期间的发布会,华为和OPPO等厂商也缩小了参展规模。

国际厂商也是纷纷打退堂鼓。先是LG、爱立信,然后是NVIDIA、亚马逊、英特尔,接着又是Facebook和索尼,一个个重量级的厂商纷纷退展。

不过,老冀认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恐怕还是全球最大电信运营商之一的NTTDocomo的退展。

为什么这么说呢?这就要回到巴展的主办方GSM协会。这个全球最有影响力的行业协会,它的决策机构是董事会,而NTTDocomo总裁兼首席执行官KazuhiroYoshizawa正是26名董事之一,并且具有很强的影响力。

很多朋友可能还不了解,目前GSM协会拥有1100多家会员,其中包括800家电信运营商和300多家技术厂商、电信设备商、互联网公司等合作伙伴。不过,GSM协会的主导权仍然牢牢掌握在运营商手中——GSM协会的最高管理机构董事会的26名董事,全部都是电信运营商的代表。

实际上,1997年GSM协会成立的初衷,正是为了促进GSM这种通信技术标准在全球的普及。

GSM是全球移动通讯系统(GlobalSystemforMobileCommunications)的简称,最早起源于欧洲。1982年,欧洲邮电联合会(CEPT)计划开发一种泛欧洲的移动技术,也被称为SpecialeGroupeMobile(GSM),1984年法国和德国签署了GSM联合开发协议,此后英国和意大利又加入,并在1987年成为欧洲移动通信的统一标准。

也正是在那一年,GSM协会正式成立。为了促进采用GSM标准的运营商、设备商等产业链参与各方的交流,也为了向欧洲之外的地区推广GSM标准,GSM协会每年都会举办一次大型的展会,一开始展会叫做GSM世界大会。

自从1991年芬兰开通第一个GSM网络之后,GSM逐渐在整个欧洲推广开来。

与此同时,当时的美国并没有形成统一的移动通信标准,除了一些规模较小的运营商采用GSM标准之外,更多的运营商则采用了高通公司主导的CDMA标准,这也使得CDMA成为美国政府更为倾心的技术标准。

自此,全球移动通信市场步入了2G时代,主要有两种技术标准,一种是欧洲主导的GSM,另一种是美国主导的CDMA。

此时的中国移动通信还比较落后,处于模拟移动通信时代,移动用户需要拿着砖头那么大的“大哥大”,迫切需要升级到2G。

1994年5月,在当时的邮电部部长吴基传的力主之下,中国采用了GSM标准;当年10月,中国第一个省级GSM网络在广东开通。

由此,GSM标准在中国占得先手,也在全球市场占据了优势。此后,中国电信市场又经历了分拆出中国移动、组建中国联通等诸多大动作。直到2001年,已经上马了GSM网络的中国联通又接手建设CDMA网络,CDMA标准才算是在中国站稳了脚跟。

2000年左右,全球又开始了3G标准之争,最终形成了WCDMA(欧洲主导)、TD-SCDMA(中国主导)、CDMAEVDO和WIMAX(美国主导)四种3G标准。不过,由于欧洲阵营此前在全球打下的雄厚基础,WCDMA仍然成为了全球最为主流的3G标准。

2001年开始,GSM协会因势利导,将一年一度的GSM世界大会更名为3GWCDMA(简称3GSM)世界大会,并在法国戛纳举办了第一届大会。

老冀发现,GSM协会确实是一个非常灵活的组织。2008年,看到全球4G标准将会统一到LTE的大旗之下,GSM协议专门通过了一项决议,允许LTE运营商加入协会;在此之前,协会只接收GSM/WCDMA运营商。此后不久,一年一度的展会也正式更名为MWC(世界移动通信大会)。

不过,随着人口众多的亚洲国家运营商的高速发展,GSM协会的权力逐渐从过去欧洲人主导,转向了欧洲人和亚洲人共同主导。

老冀记得前些年的巴展一般都是在2月上旬举办,这也让包括老冀在内的众多中国人叫苦不迭,因为这个时间经常会碰上中国传统的春节假期。老冀也忘了从哪一年开始,巴展将开展时间改到了2月下旬。

老冀发现,在最新一届(2019年1月到2020年12月)的GSM协会董事会中,26个董事当中,来自亚洲运营商的代表竟然占据了12席,中日韩均有不少席位,中国三大运营商均有1个席位;而来自欧洲运营商的代表只剩下了9席,其他三大洲则继续处于弱势地位——美洲只有3席,澳洲和非洲分别占据了1个席位。

因此,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当身为董事单位的中国三大运营商的众多嘉宾不方便出席,当同样身为董事单位的日本NTTDocomo放弃参展之后,今年的巴展继续办下去的必要性也就受到了极大挑战。迫于压力,GSM协会只好选择了放弃。

从今年巴展被取消的背后,老冀却看到了亚洲势力在全球电信业的崛起。

猜你喜欢

˾ | ҵ | | ϵ | Copyright © 2019 shenzhennangongguanzhaopin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ٱ

Ȩ